无锡永嘉县大自然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10-6733350
邮箱:service@china--qinhe.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医药降价规则的迷惑

编辑:无锡永嘉县大自然泵业制造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医药降价规则的迷惑

继湖南、浙江众多药企大面积弃标后,医药领域寒风继续劲刮,向全国最低价看齐已不再是新鲜事。近期重庆药交所再添一项腰斩药价的利器,将之前业内众议颇多、史无前例唯低价论的安徽县级医院挂网价格进行采集和联动,突破了省标只参照其他地区省标的招采规则,再添了一项史无前例。

医药降价规则的迷惑

一时间企业困惑不断,疑虑不断,如此狂野而任性地制定各项挂网规则,全国省标最低价还不算,还要倒追到某一个地市、某些县级医院、某一家低价供货的医院和药店,医药企业未来营销如何来做?偶尔的报价失误和遭遇恶意投标允不允许企业纠正和生存?

国家药品价格谈判相关流程和设计正在紧锣密鼓筹备和制订中,主要宗旨即从药企继续压缩15%利润贴补医院,继续“以药补医”。省标降幅已达10%以上甚至更高,有多少产品有如此高的利润可供割肉?达不到企业就要关张,就要裁员?即使企业无奈认命,低价进入也缺乏销量保障,最终仍是死路一条,医药行业的投入产出和企业权益又如何保障?如此与行业和企业经营规律严重逆行、一刀切的武断政策实施后留下的只能是药价真正虚高的产品,反将众多质量和疗效更有保证的品牌药和新药一律驱逐出医院,导致企业停牌,产品灭亡,员工失去保障。

民众各项衣食住行近年来每年提价幅度至少10%~20%,唯独医药行业按兵不动。企业融资财务成本已在7%~10%甚至更高,硬件投资压力山大,原料提价势不可挡,研发和营销周期遥遥无期,在对药价问题大加指责时,是否考虑过众多药企如何生存?轰轰烈烈的房改以国家重金扶持房地产复兴为收场,将医改简单定位为药改,偏离实质和行业与企业经营规律,会否越改越偏,越改越高?能否请医改专家、议价专家负责将降了价的企业产品包销出去,帮企业给员工发工资?

以计划经济想象市场经济,以理论设想和发达国家经验代替其他行业实际运行规律和发展中国家治理方案,以行政干预代替行业沟通和对话,将一个行业的问题简单推卸给另一个行业,越用劲越偏离实质。

看病贵的真实内因

企业抱怨喊冤不断,民众意见颇多,医疗费用和药价究竟如何高起来的?如何能够专业化治理,而不是釜底抽薪、杀鸡取卵和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割裂式、理论化地进行药改?

1、医保费用形同公款消费,推动大医疗、大检验、大处方

国家不断增加医疗投入,实现医保共济医疗初衷良好。但由于对医疗机构各项管理和监管缺位,医保费用如同国企的公款消费,花着不心疼,花得越多医院和个人效益越多,变成唐僧肉,助推了医疗费用直线上涨。国家补贴部分尚不及一线城市的一次门诊费用。医疗费用的风筝早已飞得很高,靠降低药占比抑制上涨的理论设想最终只会让风筝脱缰飘到天际,只有正视医疗费用高的形成基础,全面控制和降低整体医疗费用才能将风筝拉回到地平线。

继湖南、浙江众多药企大面积弃标后,医药领域寒风继续劲刮,向全国最低价看齐已不再是新鲜事。近期重庆药交所再添一项腰斩药价的利器,将之前业内众议颇多、史无前例唯低价论的安徽县级医院挂网价格进行采集和联动,突破了省标只参照其他地区省标的招采规则,再添了一项史无前例。

2、规范医疗和处方审核缺失,患者选择缺位

小小的皮肤病,能开出一、二十种雷同用药;小小的住院大夫,比主任开方更加高大上;一个高价大处方不管患者是什么体质、什么病症简单改个患者名字通行无误……患者作为弱势群体只有买单权,缺乏知情权和选择权。只有全面普及民众健康常识和医疗常识,提倡健康生活方式,提高医疗机构规范性,加强监管,将选择权交给患者,为民众配置健康顾问答疑解惑维权,才能有效加以改善。

3、医药营销一支笔,药企只能看脸色

医生不开方,再好的药也只能压仓库。企业无法决定产品命运,医院的进院门槛能否迈过、医生是否选择用你的药成为产品最重要的命运宣判者之一。当一切由医生决定患者的医疗成本、决定用什么药,而不是规范服务至上,患者满意度至上,想必你都懂的。

4、挂网采购不降死,降了也死

以低价药为代表的挂网囧境几乎成为国内企业的宿命,现已远远超出了同质化产品竞价拼价的范畴,几乎各个光鲜企业、光鲜大产品无一例外也要开始接受煎熬。无论挂网采购、二次议价还是药房托管,无一例外大大增加了企业经营成本,企业不降是死,降了同样是死,能活下来的只能是药价水份十足的产品。事实上,药价虚高也正是如此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步步推动起来的。

5、附加成本远高于出厂成本

正如面包不能以面粉售价来定价,医药企业的高额研发成本、硬件投入、庞大的营销成本、原材料成本、人力成本、财务成本、税费、物流成本等逐年一路上涨,这些附加成本远远高于生产成本。企业研发和营销周期漫长,过程崎岖,产品投入市场迟迟收不回成本,企业营销得不到政府支持,反而设置重重阻力,新药尚未上市即等成老药,进入市场迟迟不能变现,成为赔钱货,企业不再愿意投入新药研发和市场培育,带金方式会更加肆意生长。

6、流通环节无以决定药价

药品是特殊商品,无法面对消费者直接销售。代理制是降低企业开销,提高企业营销效率和结果的有效方式,同时有效带动药价降低回馈于民,比大企业更具市场竞争力和价格竞争力。自营方式费用成本远远高于代理制。药品销售价格由挂网价格决定,流通环节难以决定药品价格,没有营销网络和营销渠道,没有营销所需条件,企业产品虽好,医疗机构虽急需,却一支也卖不出去。

当公立医院改革以狂野腰斩药价为理论前提和序曲,一切仍停留在计划经济、行政指挥、理论操作、定位混淆、实质偏离的阶段,医疗费用只能继续脱缰飞舞,药价降了没有反而不再重要。医改行进至今刚刚提出提高医疗机构规范性和服务满意度这些基本核心点,不能不令人担心,会否药价越来越低迷,看病却越来越贵?也或者两者齐飞共舞,您觉得呢?
 

上一条:乙肝新药Vemlidy已获FDA批准 下一条:《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1)》白皮书